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女人的世界

一路走来,我心永恒!

 
 
 
 
 

日志

 
 
关于我

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樟树市作协副主席,在有关报刊杂志上发表诗歌散文多篇。2004年以来已出版诗歌小说散文集《我哭泣的时候,太阳也在流泪》、诗集《饮着月光读你》、散文集《一地的温暖》和小小说集《午夜三点的鱼》。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一首唱给岁月的歌  

2013-12-30 21:55:5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家里经过这个双休日的整理,亮堂了许多。
  起床后,再也不象以前那样随意地拉一下床罩就完事了。
  吃过早饭,很自觉地抹了抹餐桌,并顺便将碗与刚煮过面条的锅都刷得干干净净。
  昨晚洗澡换下来的衣服也及时洗净晾干。
  离开家时,再打量一下依然洁净的家,心里很惬意。
  其实,并不是我突然良心发现变勤快了。
  而是这两天的辛苦,给了自己一个很整齐的环境,如果不保护好,还真对不起自己。
  而且,自己也不忍心去破坏那种美。
  几年前,出差到上海。
  那里人流量很大,聚集了全国各地的许多人,有如我们一样办公事的,有旅游的等等。
  可是,却很少见到随地吐痰和在公共场所抽烟的现象。
  刚开始有些纳闷,住了几天后才发现,是因为上海太干净了。
  另外,在酒桌上他们一般不配烟,连烟灰缸的影子都不见。
  与我们同行的一位外单位干部有些烟瘾,可他在上海期间只抽了区区几根烟。
  过后,他自嘲道,如果在这呆个一年半载的,他的烟绝对可以戒掉。
  上海本就是中国对外的一个形象窗口,这肯定令国人们顿生一种自豪感。
  再加上平常对它管理得好,使人们不由地先爱上了它,然后才会自觉规范自己的行为。
  环境是如此,我们做人,也是同样的道理。
  公生正,廉生威。
  每每在书报上读到这句话,就有一些感慨在心底由然而发。
  引申到我们每一个人身上,那就是做一个有良知的人。
  只有做到真诚与正直,才会感觉到哪些事情自己可以做,哪些是雷区。
  存一份侥幸之心理,既害了他人,更伤了自己。   

             二

  在办公大院里出出进进,总会遇见不少熟人。
  这些年过来,因为公务员制度不断改革,新进来的人很少。
  大多数如我一样,上世纪九十年代调进来的。
  从青年走到中年,虽然自己想起以前时,好象就在昨天一样。
  但,从他人身上还是看得出自己已不年轻。  
  下午上班,在上楼时碰见了楼上单位的一位女同志,她是十多年前考进来的。 
  平常在工作上经常有联系,她给我的印象一直胖乎乎。
  可这时打量起她来,腰变细了,脸变小了。
  我不由地对她说:几天不见,你瘦了很多呢,是不是在减肥呀?
  她笑着回答道:没有,还是原来的体重,或许是穿衣服的缘故吧!
  此时的她着一件暗红色修身小棉袄,下身配一条黑呢料短裤,再套一双长靴,很精神。
  我冬天也喜欢这种打扮,所不同的是,我爱穿短裙。
  听她这么一说,我才明白朋友们有时评价我长瘦了并不是在安慰我。
  冬天的我因为活动少,一般都会长胖那么几斤。
  原来,着装得体还真会给自己减龄减重不少。
  也是,冬天衣服穿得多,脸蛋看起来自然会觉得小一些。
  带着这种心境去观察四周,竟发现许多和我年纪差不多的女同志变漂亮了。
  不仅觉得瘦了,而且脸上也白净光滑了许多。
  说来说去,这正说明现在大家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可以尽情地去挽留青春。
  还是那句话,唯有知足与珍惜,才会令自己由内到外真正美起来。
 
              三

  因为喜欢美食,所以总会去寻找那停留在舌尖上的各种心仪的味道。
  即使只是一盘很普通的酸菜,也会成为我满菜市场追随的对象。
  在读师范那会,喜辣的我特爱吃学生食堂卖的那道菜,炒酸菜。
  这菜并没有季节之分,也不贵,只要两角钱一份。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之处,主材料是酸菜,配料为干辣椒丝和大蒜粒。
  对于它,我百吃不厌。
  师范三年,我由102斤长到120斤,虽然不能说完全是酸菜引起的,但与它脱不了干系。
  工作后,还是对这菜念念不忘。
  二十几年过去了,自己做过的酸菜种类至少有十多二十种。
  可是,不管怎么做,都尝不出以前的那种味道。
  还曾借出差之机会到母校去转了一下,可是食堂大厅黑板上的菜谱里已没有它的影子。
  怅然中,更感觉到那酸菜的美味,不觉满口生津。
  虽然还是挤在学生里吃了那么一顿饭,但丝毫找不到一点以前的那种感觉。
  今天中午,又做了一个芥菜做的酸菜,放足了大蒜末和干辣椒丝,吃到嘴里,干干的。
  晚上下班后,加了一些肉末进去重新炒了一下,虽然多了鲜味,但还是提不起味口。
  孩子爸对我这种追求完美的情结已司空见惯。
  他在一旁安慰道:原来的菜用现在的术语来说叫有机蔬菜,吃起来肯定味正一些,再说,那时人吃东西也不象现在这样讲究,或许现在吃那酸菜,味道也不过如此。
  是啊,我也应该顺应潮流,去理解和接受一些变化。
  可,心间还是有那么一丝向往,总会令自己不时想与过去握手。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