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女人的世界

一路走来,我心永恒!

 
 
 
 
 

日志

 
 
关于我

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樟树市作协副主席,在有关报刊杂志上发表诗歌散文多篇。2004年以来已出版诗歌小说散文集《我哭泣的时候,太阳也在流泪》、诗集《饮着月光读你》、散文集《一地的温暖》和小小说集《午夜三点的鱼》。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生活一直在继续  

2013-10-13 21:20:3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今天是重阳节,是我国的第一个老人节。
        中央三台二十四小时在播放《九九重阳天》特别节目,既有歌舞表演,也有摘寿桃送礼物等环节,七八个主持人也都是大家最熟悉不过的,最有亲和力的毕姥爷当然在里面了。
  晚上在二中散步的时候,不论是在跑道上,还是在跳舞的操场间,人较平常少了许多。
  这个特殊的日子,该是老年人尽情享受的日子,也是各界与儿女们最需要特别关注的日子。
  社会已呈老龄化趋势,不说其他的,我们单位,二十年前平均年龄只有三十二岁左右,现在呢,都到四十五了!虽然不排除有些年未进公务员的原因。
  为了缓解庞大的养老保险金,专家们正在研究一种切实可行的办法,从推迟退休年龄到做义工,继而提出了“以房养房”的方案,总之,为了这件事,许多人都在绞尽脑汁。
  “老吾老,人之老;幼吾幼,人之幼。”尊老爱幼再加上以人为本的理念,“常回家看看”在今年已写入了法律。在欣慰的同时,想到孝心要用法律来规范,心里还真有些不是滋味。
  其实,不管是做老年工作还是制订相关方案的、还有那些身为儿女的人,只要记住自己也有老的一天,一切就会简单起来。
  场面越热闹,心里越沉重。
  又想起向雷锋同志学习的那个三月了! 

                       二

  那天,一进公园门,突然发现,左边的一角,原来杂草丛生的地方,有人悄悄地开辟了几大块菜地。
  那些刚刚冒出地面绿油油的萝卜菜,一下子就将我的目光吸引过去了。
  林荫小道两旁,一边是整齐的菜地,一边是依依垂柳伴着池塘,还真别有一番风味。
  我笑着对孩子爸说:哈,以后我们可经常视察这菜地了!
  孩子爸摇了摇头,说道:你别高兴得太早了,公园里是不允许种菜的,看来这菜地也保留不了多长时间了!
  想想也是,如果将公园变成菜园,是有些不成调。
  可是,在不破坏公园整体美的同时,能够变荒地为宝地,不失是一种创新。我不觉将这心里想的话说了出来。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事情可没你想得这么简单。孩子爸在一旁一个劲地泼冷水。
  我不再说话了,只是祈祷这菜地能永远为热爱它的人绿。
  一个多星期过去了,星星点点的绿已变成了大片的绿,一切还是静悄悄的。
  那次,经过公园管理处时,本想将心里的担心说了出来,另外,再恳求他们给我们一块地,哪怕是一小块也行。 
  孩子爸好似看穿了我的心思,拉着我走了。
  是的,有些事,有些人,能远远地观望和欣赏,就是一种幸福。

                       三

  开完会下楼时,走在我后面一大院外单位熟人问我的头发是不是装修过的。
  这里“装修”的意思是染发。
  我笑着说:我这可是原装的呢!不信,你摸摸看。
  曾与他在同一层楼上过好几年的班,所以大家聊起天来很随意。
  他摸了摸他那黑白相间的短发,有些羡慕地问我是如何保养的。
  与许多同龄人相比,我除了头顶上偶尔冒出一两根白短发,其他地方倒是又黑又亮,这还真令我引以为傲。
  我回答道:要说秘诀嘛,倒有那么一两条,那就是少想事,多笑笑,笑一笑,十年少。
  看似是开玩笑的话,实则真是我青春尾巴总是那么长的经验之谈。
  不过,这与自己的性格和经历有关。
  或许是命运有些坎坷的缘故,身外之物一直看得很淡,而且转换角色也快,该做什么做什么,所以,很少有手忙脚乱的时候,感觉在生活里我只是在做一件事,那就是不让自己有任何空虚的时候。
  是啊,一个人,愁眉苦脸是一天,笑容满面也是一天,为什么不去想想那些令自己开心的事,让心情也跟着灿烂起来呢?
  拦住那些小小的快乐,将它们织成一个个幸福的片断,连起来就一部长长的连续剧,足够自己用一生的时间去品味,你说,哪有空闲去与伤感对话呢?
   
                       四

  那天,一位文友说很久没看见我写的诗。
  他的话不觉令我一怔,还真是这么一回事,是有些日子未写诗歌了。
  记得十多年前,每天写十首诗歌对于我来说是家常便饭,那时很喜欢写组诗和与他人对诗,一个晚上下来,收获真不少。
  其实,自己也明白吟诗在当时为什么那么轻车熟路,那是酒劲在作怪。
  做办公室主任有些年了,年轻时酒量还行,每每应酬回家后,面对着电脑,一些字句不由地从心间淌出,可当第二天再读它们时,又感觉有些陌生,好象出自他人的手。
  因为这,获得了“女李白”的称号。
  随着年龄的增长,再加上工作岗位的变动,再也不会象以前那样闹酒了,毕竟,人到中年,身体第一。就这样,诗歌也慢慢地淡出了指尖。
  虽然很少写诗,但对诗歌的那份情愫,却未改变。
  有时会到文友们的诗里坐坐,找寻出那份灵感,去擦亮有些浑浊的目光;有时会翻阅自己的诗集,去品味那些诗情画意的时光。
  其实,在不觉中,我已将那份诗意揉进了我的生活,虽然说出来的话语是那么平常,但心里的那阵阵悸动,自己能懂就行了。
  那首《眼睛与眼睛的重逢》一直是我很喜欢的歌,与诗对坐的日子,我想一定不会很远。
  只是,我不会再借助酒的力量去吟唱人生中的那些美好。
  从容地行走,用脚步轻盈地弹奏一支生命之曲,我想,这一定会成为一首最有代表性的自由之诗。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