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女人的世界

一路走来,我心永恒!

 
 
 
 
 

日志

 
 
关于我

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樟树市作协副主席,在有关报刊杂志上发表诗歌散文多篇。2004年以来已出版诗歌小说散文集《我哭泣的时候,太阳也在流泪》、诗集《饮着月光读你》、散文集《一地的温暖》和小小说集《午夜三点的鱼》。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乡愁 爬满心间  

2013-10-31 22:14:5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一早,听到敲门声,打开门一看,是堂弟来了,说是给我们送他妈妈做的腌辣椒。
        我叔婶五个孩子全部住在城里,他们两老说在城里住着不习惯,有三分之二时间在老家,经常会送些新鲜的瓜菜过来。
        我嗜辣如命,这是全家人都知道的事。
        那鲜红的辣椒,还有星星点点的黄色的籽粒点缀着,装在透明的玻璃瓶里,一下子就将我的食欲激起来了,当着堂弟的面,拿起筷子就吃了一大口。
        要知道,这种味道的辣椒伴随了我十多年,在老家的那些日子。
        孩子爸说我年轻时白白胖胖的,或许就是吃多了辣椒的缘故,他说辣椒素不仅开胃,而且还美容。
        在老家时,除了辣椒是我的最爱,还有夏天那刚刚榨出的米粉,将韭菜与辣椒丝熬制的汤浇在上面,鲜、香、辣,再加上米粉那种特有的嚼劲,每每回忆起来,都会满口生津。
        那天上午出外办事,顺便到旁边一个很少光顾的菜市场带些菜回家,无意间发现了一家小店,店名只有四个字:义成米粉。
        义成是我老家的乡镇名,带着一份好奇心,已吃过早饭的我还是走了进去,点了一碗凉拌米粉,那胖胖的老板娘,一直笑眯眯的,操着一口标准的义成口音不停地招呼着客人。
        等待中,我看见里面仅有的六张桌子只有我这张空着。
        我仔细打量起顾客来,看看有没有熟悉的面孔。
        最终,还是失望了!转而一想,也正常,毕竟,这里离我居住的和工作的地方还是有些远。
        很快,我的粉就来了,一看盖在上面那绿绿的韭菜和红红的辣椒丝,就知道是正宗的义成凉拌粉。
        吃了一口,味道有些不象从前,可也差不了多少。
        也不贵,其他地方要三元钱一碗,而这里,才两元五角。这就是淳朴的义成人!
        尽管这地方有点偏僻,但以后,我会经常过来的,不只是为了寻找回忆。

                                                                              二
       
        都到深秋了,天气却依然令人有些混沌,虽然不时传来北方下雪的消息,可总觉得那是另一个世界的事,与江南无关。
         什么时候四季在视野里、在心间,变得模糊不清了?
          小时候在老家的那些日子,感觉春天就是天空时常流泪,还有桃李树竞相开花,我们呢,忙着到处插柳枝;夏里,满荷的清香带来点点清凉,一把蒲扇吱吱呀呀地摇来摇去,夜晚的梦格外香甜;秋呢,随风摇曳的野菊花黄灿灿的,布满了屋前房后、路旁塘边,还有那甜甜的红薯,脆脆的甘蔗,令人无限留恋;冬的模样更可爱,有时一夜下来,家家户户的屋檐边,都会挂上长长短短的透明的冰溜儿,还有那些下雪的日子,更是很温暖,因为可以不用上学了!不知为什么,那个时候特别不喜欢去学校。
        总之,童年的时光伴着四季的轮回好象一下子就过去了,尽管那时没有什么玩具和零食陪着自己,但留下的回忆却是最快乐的。我们家的房子正对着大路,父母都是老师,平常很忙,父亲利用休息的时间在家门口栽了几棵白杨树,那树长起来特快。一到夏天的晚上,劳累了一天的母亲就将竹床什么的搬到树下,然后将我们几姐弟洗得干干净净的,在我们身上扑上香香的扉子粉,再把我们放在竹床上乘凉,然后才去忙其他的事。
         那时的冬天,真可以用滴水成冰来形容,可我从来都没感觉到冷,穿着母亲织的毛衣、做的棉鞋还有做裁缝的婶婶缝的厚厚的棉袄棉裤,即使在石板路上重重地摔上一跤也无大碍。母亲还会用木炭燃起红红的火,我们呢,将一些生豆子还有花生放在盛炭火的圆炉边,不一会儿,就可吃到它们了。特别是过春节的时候,那种浓浓的年味,即使是在许多年后的今天回味起来还是那么清晰,我想与我有过同样经历的人都会有如此感慨的。
         现在的夏天,有冰箱与空调电扇不断地快速运转,可依然觉得还是那么热;冬季呢,电暖器和空调的加入,并没带走人们多少寒意。是不是人变得越来越娇气了,还是人心越来越浮躁了,这里面的原因,没人愿意去仔细分析。
        好在有那么多美好回忆可以温暖岁月,好在我的目光还可以不时眺望那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有这些,就足够了!

                                                                                    三

        离开家乡有些年了,以前因为兼任了项目会计需要经常下乡,虽然不是去我的老家,但农村的情况都差不多,只要一踏进农户家,看着那些淳朴的笑脸和屋内熟悉的环境,心里就会宁静许多。即使有时穿得有些光鲜,看见屋里的狗什么的,我都会上去摸摸,我还会帮着农民朋友们做些轻便的农活,好象回到了自己老家一样。
         近一两年来,我分管的工作与乡村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时间相对来说自由了许多。双休日,我可以开着自家的车拐上离家只有几里路的赣江堤坝上,靠近村庄时,将车停了下来,再到村里去走走,看看。现在的农村,许多村庄只有老人与孩子在家,其他的人都出外打工去了,一般只在年关才回来。所以,除了偶尔听到一两声狗叫外,很寂静。我呢,最怕狗了,只要一看到狗朝我奔来,我立马蹲了下来,狗就不敢靠近了,这一招还真灵。
        如果不进村庄,我会到江堤的另一边散步,因为赣江上游建了几个发电站,所以我们这里有些年没发大水了!附近村庄里的人会利用堤内的一些荒地种农作物,不用再担心被洪水淹。我印象最深的是油菜,因为每年春节过后,就是我频繁上堤的时候,我会到油菜地里,摘些鲜嫩的油菜条,不过,我并不是搞破坏,只是将很密的地方匀稀一些,有几次遇到到地里干活的人,他们都劝我多摘一些,还说这是没有任何污染的绿色蔬菜,有时,还会遇到拨萝卜的农民朋友,他们不待我说话,会送我好些白白的大萝卜,令我感动得只知道连声说谢谢。
        总是以各种方式去接近那片纯朴的土地,并不是因为已到了怀旧年龄,也不是因为一种逃避,而是在寻找那种与自己心境相近的东西,说真也好,说善良也好,说美也好,总之,有一种坚持,让我时刻想与农村握手。
        其实,如果现在叫我在农村住上一个月半个月的,我一定不会很习惯,但我的心,却一直留在了一个地方,那里有山有水,有爱有梦,正因为这,孤单与我无缘,快乐总会来到我身旁。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