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女人的世界

一路走来,我心永恒!

 
 
 
 
 

日志

 
 
关于我

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樟树市作协副主席,在有关报刊杂志上发表诗歌散文多篇。2004年以来已出版诗歌小说散文集《我哭泣的时候,太阳也在流泪》、诗集《饮着月光读你》、散文集《一地的温暖》和小小说集《午夜三点的鱼》。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转眼又是一年  

2014-01-30 21:52:0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晚上,一家人其乐融融坐在一起吃年夜饭。
  一年又一年,年夜饭总在诱惑着在外的人急匆匆地往家赶。
  虽然每年都是那些最平常的家常菜,但它的吸引力,比任何山珍海味都强。
  父亲夹起一块块他最拿手的白斩鸡,蘸调汁后分别放到我们的碗里,叮嘱我们多吃。
  继母端来一盘盘热气腾腾她亲手包制的各种馅的饺子,放在我们面前。
  父亲、两个弟弟、孩子爸,四个大男人一边喝酒一边聊着国际国内形势。
  这些都是男人们的话题。
  继母、弟媳和我说的肯定是与生活有关的事情。
  小弟还抽空拿出手机,照了几张全家福的照片,用微信发到我们的手机里。
  见我们一下子都能在各自的手机里欣赏到吃饭的照片,惊得父亲瞪大了眼睛。
  孩子爸笑着说:现在的手机都能上网看新闻和发邮件,只要到移动公司办一下手续就行。
  父亲虽然近七十岁,但他的反应比我们可快多了。
  孩子爸的话音刚落,父亲立马举起杯,说要敬我们伟大的祖国一杯。
  我们当然热烈响应。
  父亲在一所乡镇中学任校长十多年,教的是政治课,是一个典型的唯物主义者。
  六岁的小侄子端起玻璃杯频频举杯敬酒,更给场面增添了不少欢乐。
  回到自己的小家后,心情还沉浸在那浓浓的亲情里。
  此时,窗外烟花鞭炮声此起彼伏。
  我却能从中聆听到,那些来自无数个家里传出的阵阵欢歌笑语。

                 二

  手机里不时传来接到短信的声音。
  恰好,刚才电视里直播的春晚也有与短信有关的一个节目。
  说到短信的群发与单个发,都只能算是两种形式,是否真诚,只有自己知道。
  我呢,只要看到那些熟悉的名字,就感觉到分外亲切。
  随着年龄的增长,在乎的并不是短信里那些美丽的字句,而是是否有人牵挂。
  虽然接到的祝福短信一年比一年少,心里却没有任何失落感。
  只有经得起岁月检验的友谊才最值得珍惜。
  近两年来,我的短信内容少了许多精心雕琢的文字,更多的是朴实的字眼。
  只有接地气的声音,才会在人们的心间引起共鸣。
  就如我的那些文章一样,越贴近生活,就越能从中找到自己的影子。
  风花雪月只能算是某个人心情的瞬间路过。
  不过,还是有些怀念年轻时的那份浪漫和诗意,令文字里多了不少灵气。
  刻意与不经意,可以左右某个人的快乐。
  顺其自然,完全可以将自己送到成熟的队伍中。
  人总归会长大,变老,也就记得每年这时给自己来个总结。

               三

  昨晚刚从宜春考完驾照科目三回家的孩子今天早早地起了床。
  与我们一起吃过早饭后,孩子立即操起拖把,拖起家里几个房间的地来。
  我不觉与孩子爸相视一笑。
  接着,孩子又将里外的门用抹布统统擦了一遍。
  最后,大门的春联孩子也一并贴上了。
  在孩子忙的时候,孩子爸在卫生间杀鸡宰鸭。
  我呢,将两张大床进行了整理和清洗。
  三个人一起忙,感觉比往年轻松了不少。 
  以前,我们总希望孩子能帮我们干活,唯一的办法,给他分派任务。
  孩子很不情愿地做着,当然也就没有多少责任心。
  所以,他干过的活总会令我们不怎么满意。
  对于孩子,我们的评价是其他的都好,就是有些懒。
  孩子爸说这是九0后年轻人的通病。
  这次不用我们说,他主动加入到干活的队伍里,令我们很欣慰。
  而且,干出的活也漂亮。
  好鼓不用重捶,只有适时地引导,他会慢慢明白过来的。
  在这大年三十,收到了孩子给我的这份礼物,应该是我2013年最大的惊喜。

                四

  看电视时,无意间听到了这么一句话:有些人,还真没年轻过。不觉一愣。
  我自己经常会说:每个人都年轻过,每个人都会老。
  当想到我们的父母辈他们时,心里有些释然。
  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出生的人,他们十多二十岁那会恰好是在文化大革命前后。
  虽然那时我刚出生,但后来在书本里和课堂上对那段历史稍稍有些了解。   
  父辈们的青春说得好听一点是献给了革命,说得直白些呢,那是被糟蹋了。
  他们不仅没学到更多的知识,而且也没享受到那种年龄对美追求的权利。
  记得小时候,我总会去翻弄母亲以前读书时的那只木箱。
  母亲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一所重点高中的高材生。
  听父亲说过母亲一九六六年到北京串联过,毛主席还亲自接见过她。
  母亲的那只木箱里装有不少毛主席的像章,还有一些军装。
  喜欢打扮的我总希望能从那只箱子里找出一件美丽的花衣裳。
  可是却令我失望了。
  问了一下母亲,母亲说那个时候没人敢穿红着绿,一不小心就会被当成资本主义小姐。
  母亲已离开我们三十多年了,直到今天,我才真正读懂了母亲那句话里的无奈和遗憾。
  也更能明白那些与母亲年龄相仿的阿姨们喜欢在夏天穿花衣服配花裙子的原因了。
  原来,她们只是在将不曾享受过的青春唤回。
  以后,我在给父亲与继母买衣服时,我会适当去考虑到这点,帮助他们找回年轻。
  在辞旧迎新时收到这份感动,不失也是岁月送给我的一份精致的礼物!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