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女人的世界

一路走来,我心永恒!

 
 
 
 
 

日志

 
 
关于我

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樟树市作协副主席,在有关报刊杂志上发表诗歌散文多篇。2004年以来已出版诗歌小说散文集《我哭泣的时候,太阳也在流泪》、诗集《饮着月光读你》、散文集《一地的温暖》和小小说集《午夜三点的鱼》。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那村 那云  

2014-11-26 13:04:0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会看看云,一会看看你;我发现,看云时很近,看你时也不远。
                                          ――写在前面的话
              一
  
  那天,是个周六,阳光很好,一位朋友邀请我们到他远在南丰的老家走走。
  一路上,他用了几个词形容生他养他的那个小山村:僻远、穷困、破败。在他的描述中,我仿佛看到了它沧桑的模样。
  虽然他是如此说的,但从他脸上的表情中,我依然读到了他对故乡那份深深的眷恋。
  同样从小村庄走出的我竟有些微微感动,我不禁安慰起他来:我也是从乡村走出来的,现在大家都往城里奔了,农村的格局大致都差不多。
  那位朋友笑着说:你没去过不知道,我们那里真的与其他地方不一样,到时你就知道了!
  带着这份疑问,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路程,我们下了高速公路,很快就到了他们的乡政府所在地,从设施到人们的衣着,看不出两样来。
  见我们有些疑惑,那位朋友好似猜到了我们的心思,说道:这里离我们那还远着呢!
  在住在乡政府附近朋友弟弟那里稍歇息了一会,我们带上了弟弟又开始驱车往朋友老家赶。
  朋友说他的老母亲除了冬天会搬到弟弟家住,其他时间还是喜欢住在老家的房子里。
  开车的小伙子是个八0后,老家与我们一样,也在农村。他一边开着车,一边说路况不错,还直说那位朋友说的话有些夸张。那位朋友不再说什么了,只是笑了笑。
  车子一直往前开,可是,水泥路却在慢慢变窄,路两旁的村庄渐渐稀疏了!驶出十公里左右后,耳边只听到风声,窗外除了山,也就只剩下杂草树木了。
  二十多分钟后,水泥路变成了泥沙路,几乎只有一辆车的宽度。开车的小伙子不觉问道:如果前面来了一辆车的话,如何会车呢?
  这也是我们担心的问题。
  朋友笑了笑,又开始介绍起他的老家来,那位弟弟适时地补充一些,我们这才明白他们的那个村庄在山顶,中间有七八公里荒无人烟,许多年轻人嫌交通不便,纷纷将房子做到了山脚下,现在住在村里的只有如他母亲一样舍不得离开那里的老人。
  我们因此知道了这条道路不慌不忙变窄的原因,也就能想象得到那个没有年轻人的村庄是何等的凄凉了!
  余下的路途中,我们谁也没有说话,各怀各的心思,准备靠近那个已在心里有些明朗的村庄。
             
                       二
  
  终于,绿树掩映的村庄出现在眼前,我们将车停在了村口。
  下了车,以为会听到狗的叫声,可望了望四周,连一只狗的影子都没有见到。
  朋友说,他们家的房子在村庄最高处,还得绕个一里路左右。
  在静静的村庄里走着,我们的到来,并没有影响到这里的宁静。
  一路上,我们经过了好几个祠堂,朋友介绍说他们一家四兄弟都在这几个祠堂读过书,现在,除了他在外地,其他人都住在山下了。
  拐了一个弯后,远远地,见一位老人左手搭在额头上挡着阳光,往我们这边看。
  朋友说,这就是他的老母亲了,明年就八十了!
  走近后,见老人头发虽然花白,但脸上皱纹很少,气色很好,看起来也就七十岁左右的样子。
  一进家门,一阵香味飘了过来,桌上正放着一大盆热气腾腾的莲子炖蛋。
  原来,朋友刚才在弟弟家时就给老母亲打电话了告诉她我们到家的大概时间。
  坐在堂屋的方桌旁,打量着笑盈盈的老人,有那么一种幻觉,我仿佛回到了自己的童年时光,温馨、温暖、温和。
  我正在减肥,对于每天早上饭桌上那个蛋指标,已在几天前撤下了!所以这时我只是喝一些莲子汤。老人说蛋是她亲自养的母鸡下的,她的话我听不懂,朋友在旁边翻译着。禁不住那份真诚和热情,我吃了一个,那蛋白很有嚼劲,蛋黄一点腥味都没有,就着香香甜甜的莲子汤,味道真是美极了。
  吃了点心后,我们开始参观起他们家的房子来,虽然房屋有些破旧,但房间很多,依稀能看出他们家以前是个大户人家,一问,果不出所料,他的父亲,以前是这里的大队长。
  我给老母亲、朋友和他的弟弟合了一个影。
  站在朋友家门口,放眼望去,一排排房子,座落有致,特别是那几座祠堂,足可见证这个村庄曾经的辉煌,也就是说,朋友话里对它的描述,加了一些对匆匆流逝的时光的感触进去。或许,对于我们这些局外人,只能悟到一些表面的东西;而他才是真正的当事人,其间的苦与乐,唯有他最懂。

[原创散文]那村 那云 - 雅心 - 小女人的世界

 

              三

  见时候还早,朋友和弟弟带着我们去参观他们这里的关帝庙。
  这庙座落在村后的山头上,在穿过村庄时,我们还是没有见到另外的人,村里依然静悄悄的,甚至鸡鸭这样的家禽也很少遇到,整个村庄是被人遗忘的一角,又象是自然而然存在的景象。
  终于,在村口的地里,见到了两个在劳作的人。
  他们正在栽种桔树,听他们与朋友聊天,依稀知道了这树后年就可挂果。看着那些又矮又瘦的树,真有些不敢相信。
  接着又遇到了几个在忙着做房子的人,朋友弟弟介绍说这是在做庙,只为压住那条新修的下坡路,保佑这里的子孙世代都有出息,做庙的钱,也是一位在外地工作的人赞助的。
  来到了关帝庙,见里面的香火不是很旺,一问,朋友弟弟说平常只有几位老人会来上上香,这庙也有些年未维修了,现在能有这般景象归功于一年前他牵头翻整过。
  在庙里,我们还见到了一个小戏台,虽然有些旧,但倍感亲切,小时候,经常在这种场面看古装戏,孟姜女哭长城、包公断案等故事都是从这地方先了解到的。
  接着,我们还与那棵树龄足有五百年的罗汉松合影,希望也能无病无灾地做一个长寿的人。
  返回的路上,他们几位在前面,我一人慢吞吞地走在后面理着自己的那份乡思。不经意间一回头,不觉惊呆了:那蓝蓝的天,晃得我的头有些晕,顿时,“云海”这个词一下子就出现在脑海里,蔚蓝的天空中那朵朵洁白的云不正象大海里的波浪吗?
  这一发现令我激动无比,连招呼前面那些人的声音也有些颤抖,大家也为这一幕惊讶。我们忙着拿起手机抓拍天与山、云与村庄相依相偎的美,最后,我才让自己走了进去,那份心情,竟有些小心翼翼,仿佛自己的到来会破坏什么似的。
  有了这份收获,再次打量起这个云海下的山庄,它竟是那么优雅,那么从容。有那么一种感觉,如果我能在这里住上十天半月的,我的内心一定会淘洗得干干净净的,就如这里的天空一样。
  虽然是第一次踏上这块土地,但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里,是这静静的村庄、是慈祥的老母亲、是那座小小的戏台、还是那片云海留住了自己的目光,我自己也不知道,总之,自此以后,这里一定会成为自己梦里的一角。

[原创散文]那村 那云 - 雅心 - 小女人的世界
 
[原创散文]那村 那云 - 雅心 - 小女人的世界

          
                                                四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说这一趟来得真值。
  到底收获在哪里,我自己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只是觉得心里轻松了许多。
  有些问题本就有许多个答案,有些问题本就没有答案,感觉对了,问题就不存在了。
  请其他朋友将一些照片通过微信发到我的手机里,坐在车上欣赏着它们,本就会晕车的我竟一点不舒服的感觉都没有,特别是那些云和村庄相依的场面,更令自己有微微的激动。
  看着自己的装扮,冬天里的短衣短裙,突然有种“冒犯”什么的感觉。
  纯朴的内容里,充满的应当都是朴素的元素。
  一边有些脸红,一边又有些敬畏,或许,这就是自己矛盾的地方吧?
  中年了,却有着女孩子般的犹豫和羞涩,不知这是不是好事?
  又多出了不少问题,但我会一直做真实的自己,因为,我不想令自己太累。
  一个星期前,我们这召开了文艺工作调研会,我有幸参加了,但,不知我将看书写作只作为爱好的阐述是否会令人有看法,这点我有些担心,但我更希望这种有益的爱好可以在其他人身上体现,因为,我也在将它慢慢阳光化。
  爱着一切美好的东西,又在抗拒着它们对自己过多的影响,生活还在继续,新的问题还在产生。
  微笑着沉默,就是对自己的一种认可。
  再见了,蔚蓝的天空,古老的山村,纯朴的老人,我会想你们的!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