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女人的世界

一路走来,我心永恒!

 
 
 
 
 

日志

 
 
关于我

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樟树市作协副主席,在有关报刊杂志上发表诗歌散文多篇。2004年以来已出版诗歌小说散文集《我哭泣的时候,太阳也在流泪》、诗集《饮着月光读你》、散文集《一地的温暖》和小小说集《午夜三点的鱼》。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时间都到哪儿去了  

2014-02-07 19:16:1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今天是新年后上班的第一天,上午,单位上人来人往的,大家串着门拜年。
  没当办公室主任已近两年。以前,每到这一天,我也会带着一些年轻人,到处送上祝福。
  想起过去,不觉心生感慨,当初的朝气与热情,都到哪儿去了?
  今年春节联欢晚会中有一个这样的节目,是一首歌,歌名为《时间都到哪儿去了》。
  导演还设计了一组一位女孩子从一岁至三十岁与父亲的合影作为歌曲的背景。
  差不多同一个姿势、差不多同一个地方的三十张照片,见证了这父女俩一路走来的旅程。
  当然还有那个端着照相机也在慢慢变老的母亲。
  岁月的流逝,无法挡住幸福的脚步,只要看见他们脸上甜蜜的笑容,就已明白了一切。
  越觉得幸福,就会觉得时间过得越快。
  因为,谁都不喜欢“度日如年”的感觉。
  只是,当我们蓦然回首时,看见的是否只有孩子的身影呢?
  我们这一代,我想依稀还能找到自己的影子。
  而我们的父辈,大多眼里只有自己的孩子。
  就如我的父母亲,他们在与人聊天时说的都是我们,有时自豪,有时担忧。
  刚开始有些不理解,因为,我们希望他们能为自己活活。
  可父亲说他这么多年来,已习惯了。
  在他们那一代,不管我们多大,在他们心里还是将我们当成小孩子牵挂。
  而在我们这一代,我们的孩子,许多自己将自己当成小孩子看待。
  正因为这种现象的存在,“啃老族”这个名字悄然出现。
  我的父辈,我无法改变他们;我的孩子,我慢慢地在将他交给社会。
  我呢,在边走边看,欣赏着他人留下的点滴,去灿烂前方的人生路。
  只愿有一天,我也会成为路人的一幕风景,为其送去一缕温馨的春风。

                二

  虽然觉得拜年只是一种形式,但还是忍不住拿起手机拨了几个好朋友的号码。
  有时感觉到一句“新年好”轻飘飘,有时又认为它可以代替千言万语。
  都人到中年了,还是会跟不上时代的步伐。
  总有好朋友劝我对人别太真诚了,因为有些人并不会去将其当一回事。
  我知道他是为我好,担心我因此受伤。
  还是做着自己认为该做的事,一切随心。
  人到中年,我明白了一件事,我做任何事,是做给自己看的,而不是只在乎他人的看法。
  不久前,一位玩得好的姐妹找到我,说到他丈夫对她家人的不好。
  她人很善良,也很能干,又很识大体,我很喜欢她。
  她丈夫人不错,工作能力强,但比较粗心,好与朋友在外面玩,又有些大男子主义。
  只是他们因孩子小,一直住在娘家,她丈夫因性格的原因与她父母闹得很僵。
  而她在一边,看着丈夫有时对自己的父母呼来呵去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哭着对我说:他这样对我的父母,我以后也这样对他的父母,看他心里会不会难过?
  我当即就反对她这么做。
  唯一的原因是她的善良和明理,她只是想做给丈夫看,并不是她内心真正想做的。
  如果她刻意去为为难公婆,她收获到的,并不是报复后的快感,我想应该是无尽的自责。
  我将我的分析告诉了她,请她三思。
  她沉默了一会,问我该怎么办?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告诉她,唯一的办法就是与老人分开住。
  距离产生美,牙齿也会碰到舌头,何况是住在一起的几代人呢?
  这个社会,在纵容人的个性无尽发展的同时,也带给了我们许多深思。
  怎么去保护自己和追求内心的宁静,就得拥有一双能够发现快乐的慧眼。

                三

  今天,天气如前两天一样,气温很低,天空下着不大不小的雨。
  即便如此,下班后刚进大院,我喜欢的那只大黄狗就冒着雨冲过来迎接我。
  虽然雨不算大,但雨丝却细密,这一来一往的,大黄狗身上的毛很快就被淋湿了。
  看着趴在屋檐下看着我的其他两只狗,感觉还是大黄狗对我更亲近。
  心里不觉一阵感动。
  想到家里还有一些昨天吃剩的红烧肉,应该拿出几块来犒劳犒劳它。
  于是,将其带到了楼上。
  没想到,另外两只狗也跟着跑了上来。
  大黄狗虽然较其它两只狗高大一些,可它的胆子有些小。
  如果我将吃的东西放在楼梯口的话,它会悄悄地走开,任凭它的母亲和妹妹去抢。
  我只有不时给它开小灶,它才能放心地大吃。
  这样一来,每次我一打开家门,它就顺溜着钻了进去,比我还快。
  进门第一件事就是找它那只专用的盘子。
  有东西在里面,它美美地埋头吃起来;如果没有,仰起头眼巴巴地望着我。
  院里的人总是因为它胆小欺负它,经常将它拴起来。
  我却喜欢它的谦让和谨慎。
  而且,每当院里来了生人,它会一改常态,第一个冲过去,任凭我在后面用美食诱惑它。
  听我父亲说过,它还咬过一个在门口打架小混混的脚,这还真出乎我的意外。
  在平常生活中,我最看不惯的是那种老实人去欺负老实人的现象。
  只有甘于去做老实人的人才会宽容地去对待任何人,包括比自己弱的人。
  正因为他们比其他人多了一些感受生活的敏感度,所以他们才会尝到苦中透出的那份甜。
  我在为自己喝彩,也在为那些在向光亮处遥望的身影招手。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