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女人的世界

一路走来,我心永恒!

 
 
 
 
 

日志

 
 
关于我

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樟树市作协副主席,在有关报刊杂志上发表诗歌散文多篇。2004年以来已出版诗歌小说散文集《我哭泣的时候,太阳也在流泪》、诗集《饮着月光读你》、散文集《一地的温暖》和小小说集《午夜三点的鱼》。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与春天有关的那些事儿  

2014-03-12 22:14:2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上午下班时,记起冰箱里的肉用完了,于是信步往家附近那家超市走去。
  天空依然飘着绵绵细雨,我撑着伞,低着头向前走。
  突然,听到有人叫了一声“妹子”。
  转过头一看,旁边楼房的屋檐下有位陌生的大婶正笑眯眯地望着我。
  我看了看旁边,除了我,没有其他的女同志,不觉有些疑惑。
  那位大婶说话了:妹子,我今天采了些蒲公英来卖,你以前不是经常买我的吗?
  去年这个时候,无意间听一位同事说过蒲公英不但清热解毒,而且味也美。
  当天就到菜市场买了它,一吃就喜欢上了那味道,苦中透出一股清香。
  后来每天都会到市场上去找它的影子,直到它淡出季节为止。
  经她这一提醒,我才发现她的脚下有几个装满蔬菜的篮子。
  其中一只篮子里有三大把绿油油的蒲公英,我随口问了一下价。
  她笑着说:与去年一样,一元钱一把。
  她那神态,象遇见了老熟人似的。
  真没想到会这么便宜,每把足足可以炒一大盘!
  我想都没想,将三把全部买了下来,递给她三张一元的人民币。
  她抽出一张递给我,说全部买两元就够了。
  我还是坚持给了她。
  一元钱在现在真算不了什么,可她连连表示感谢,并说她会时常带些蒲公英过来卖。
  她的菜篮子里少说也有三四种菜,但她并没向我推销其他的。
  我也由衷地对她说了声谢谢,她的这份热情与纯朴,令我顿生敬意。
  茫茫人海,有一个人能记住自己,即使只是因一件小事,也足够让人感动。

              二

  昨天,将过年剩下的干黑木耳用清水泡上了。
  准备今早用它做凉拌粉的配料,再放些肉末进去,味更鲜美。
  可冰箱里的肉已用完,见冷藏室还有干墨鱼丝,也顺便拿了一些出来一并泡上。
  黑木耳与海鲜类的食材放在一起做,味道也应该会不错吧?
  对于喜欢捣鼓美食的我来说,这当然是一件很期盼的事。
  早上,不到七点就起床了,在煮干米粉的时间里,将其他配料精心准备着。
  七点半左右,米粉和拌粉用的调汁同时端上了饭桌。
  虽然将两者拌在一起味道还行,但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孩子爸却说是我的心理在作怪,他感觉这粉很好吃。
  中午做饭时,见早上剩下了不少调汁,于是加了一些刚买来的肉和豆腐进去。
  盛出来后,盘里黑的是木耳,白的是豆腐,黄的是肉末,红的是小米椒。
  我还在上面撒了些许葱花,真养眼。
  挑一丝黑木耳放在嘴里一吃,终于知道早上凉拌粉里缺的是鲜味。
  原来,放猪肉后黑木耳的鲜味就被提起来了,猪肉和墨鱼丝也是绝配。
  可黑木耳与墨鱼丝这“山珍海味”碰在一起,怎么擦不出火花来呢?
  孩子爸笑着说:这就好比两个优秀的男女在一起生活不见得就一定会幸福。
  他说的这话我认同,因为这样的事时常能听到,且还亲眼见识过。
  我有一位很有才气的女性朋友,离婚好几年了,原因是性格不合。
  很为他们惋惜,她和前夫曾是大家羡慕的一对,郎才女貌。
  不久前,遇到了她,容光焕发,比姑娘时还水灵。
  问起她的近况,她说她再婚了,对方是一位普通的公务员。
  她的前夫可是一个腰缠百万的大富翁,且对她也很好,我有些不解地望着她。
  她好似知道了我的心事,笑着说:我只想过平平淡淡的日子,这样才觉得真实。
  不用说其他的,单从她的神情,我就已明白她没说假话。
  女人的幸福都是表现在脸上的。

             三

  那天,我问孩子爸一个这样的问题。
  我手里拿着一只熟猪脚,恰好有陌生人从远处过来,院里的狗会怎么做呢?
  孩子爸的回答是肯定选择吃猪脚,我心中的答案正好与他相反。
  这些天来,我们就这个问题一直争论不休。
  当然,这也是理性与感性的斗争。
  与孩子爸相比,我肯定没他现实,我呢,喜欢将事情想得美好一些。
  我之所以认定狗儿们会弃美食向陌生人扑去,正是认可它们的责任心和责任感。
  也可证明它们值得我喜欢。
  孩子爸说狗本就是畜牲,有奶就是娘,只要你天天给它好吃的,它就会对你好。
  我们明里是在为狗吵,同时呢,也在为自己的某种人生观辩论。
  其实,要得出结果并不难。
  只要将我提出的这个问题现场演示一下就可以。
  虽然我们心里都知道这办法可行,但谁也没道出。
  狗儿们继续在院里吃着我们给的美食,照样见了进院的生人追着叫。
  我与孩子爸,还是会围绕狗儿们的事儿吵个不停。
  本就是两个不同的群体处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也就没有什么相矛盾的地方。
  即使两个人之间也是如此,就象我与孩子爸,吵归吵,还是亲亲热热的一家人。
  而且,有些问题,并不一定有标准答案,或者,并不需要知道答案。

              四

  在大院对面停车道上,经常会摆着许多小型面包车,车身上醒目地写着“修管补漏”。
  顾名思义,这些车主平常做的肯定是与维修楼房管道和楼顶等有关的活儿。
  每到下班的时候,经常能见到那些车子旁已支好了炉子,女主人在忙着吵菜。
  透过拉开的车门,除了那谋生的工具外,还依稀可见里面的被子衣服什么的。
  有时还能看到一两个小孩子在里面嬉戏。
  男主人,则聚在一起抽烟聊天。
  一看这情景,就知道他们是外地人。
  虽然生活如此清贫,但不论从大人脸上,还是小孩子身上,感觉到的却是快乐。
  一直以为他们对于自己来说只是很远的风景,我能触到的只是他们生活中的一角。
  那天,聊到这群人时,一位朋友由衷地称赞他们很能吃苦,而且很有责任心。
  他说他因为自己住的楼房墙壁损坏有些渗漏,与房管所交涉无门后,找到了他们。
  当时请他们做也是一半出于无奈,一半出于好奇心。
  他家住六楼,请来的几个维修工爬上爬下,只用半天的时间就将活做得漂漂亮亮的。
  而且要价也不高。
  也是,他们要在别人的城市落脚,肯定要有一定的实力和气度。
  又想起了上期《开门大吉》里的那个写诗的农民工兄弟了。
  他将他参与建筑过的楼房都称为他的孩子,每次仰望它们时心中会有一种成就感。
  这些来自外地的维修工,或许没有这位兄弟那样高的境界。
  但他们能凭自己勤劳的双手养活自己,让家人幸福,就是好样的!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