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女人的世界

一路走来,我心永恒!

 
 
 
 
 

日志

 
 
关于我

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樟树市作协副主席,在有关报刊杂志上发表诗歌散文多篇。2004年以来已出版诗歌小说散文集《我哭泣的时候,太阳也在流泪》、诗集《饮着月光读你》、散文集《一地的温暖》和小小说集《午夜三点的鱼》。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回忆 是一张新船票  

2014-03-17 21:12:5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成家后,与孩子爸一人配了一个饭碗、一个小汤碗,都是配套的。
  后来有了孩子,也给他准备了一套这样的碗。
  一人在家吃饭时,喜欢用自己的饭碗装好饭菜,拿了调匙来到阳台。
  坐在小椅子上,一边吃饭一边看自己喜欢的小说。
  那种感觉,好似回到了自己学生时代。
  很留恋在师范院校读书的那三年。
  特别是拿着饭盒在食堂墙上挑选自己喜欢吃的菜的情景更是历历在目。
  那时,素炒酸菜我真是百吃不厌。
  另外,干辣椒炒油菜条也是我最爱吃的。
  结婚这么多年来,经常会去做这两道菜,可终究尝不到原来的味道。
  很享受捧着饭盒用调匙吃饭的那段短短的时间。
  有时没吃饱,还会到食堂窗口去加饭。
  毕业时,我的体重较进校时足足重了二十斤。
  也许正是出于这份回忆,我给自己置的碗有点象在学校里用的。
  虽然现在已人到中年,但如果有脱产到学校进修的机会,我一定会很开心。
  其实,知识在许多场合都可学到,学校那氛围,才是我一直在深深怀念的。
  有朋友对我说:你的东西写得那么好,如果到鲁院等地方深造一下会更棒的!
  说心里话,还真有点想。
  但爱好毕竟只是爱好,太当一回事会令自己适得其反。
  好在有那么一些不经意间留下的习惯,冲淡了人间的许多沧桑。

             二

  午饭后,孩子爸说到楼下洗车。
  几年前家里准备买车时,就车身颜色孩子爸征求我和儿子的意见。
  我喜欢庄重一些的,比如黑色,藏青色,感觉这样的色彩耐脏。
  孩子说他最讨厌白色的和个性化颜色。
  最后敲定为黑色。
  没想到,这颜色的车更容易脏。
  天晴的时候,车上的灰尘让车身看起来灰蒙蒙的,一点都不清爽。
  如果车是露天停着的,下大雨还好,等于将车子冲洗了一遍。
  如果雨不大的话,那车身上的灰被雨一击,斑斑点点,太煞风景了。
  而旁边浅色的车子却没出现这情况。
  孩子爸感叹道:当时买了银白色的就好了。
  他最有发言权,他说他洗车的次数比拥有浅色车子的人起码是双倍。
  记得我们小的时候,母亲也喜欢给我的两个弟弟做深颜色的衣裤。
  还有,我的那些男同学,穿的也大都是一身黑。
  男孩子淘气一些,而且,在农村,泥巴特多,而且是黑色的。
  如果着浅色衣服的话,弄脏了还真容易看得出。
  或许正因为许多人正是这样一路走过来的,所以在他们心里就形成了一个定势。
  深色衣裤更耐脏。我呢,当然也是这看法。
  在城里生活了这么多年,经常见到不少人深色衣服上那些醒目的白色污点。
  还有家里那部黑车给我的印象。
  这些都在无形中动摇了心中的某些坚持。
  时代在变,有些观念也要适时地改变,否则,只会令自己裹步不前。

             三

  晚饭后,与孩子爸象往常一样准备到家对面的公园里散步。
  刚出大院门,突然想到了昨天侄女红莲给我们送的那些蔬菜。
  于是,建议改道到红莲家,去参观她的菜地。
  这女孩子是七十年代中期出生的,丈夫在外面打工。
  几年前,夫妻俩在城里买了一套房子,红莲独自一人在家带着两个孩子。
  两个孩子的成绩都很好。
  平常,她既要照顾一儿一女的衣食起居,另外还有一份工作,而且还种了许多菜。
  这些天,她不时会给我们送些新鲜的蔬菜来。
  昨晚,我与孩子爸散步回家时,就见家里门把上挂着一塑料袋蔬菜。
  一猜就知道是红莲放在这里的,打电话一问,果真如此。
  她住的地方离我们这有些远,走路需二十分钟左右。
  当我们气喘吁吁地到了六楼她的家时,只有她的小儿子一人在家写作业。
  一问,才知道他妈妈要到七点才能下班,每天都是如此。
  我们想带这孩子到外面吃点东西,他说他吃了饭,他妈妈中午就准备好了。
  还请我们到家里去坐。
  看着还不到十岁的孩子这么懂事,我们不觉有些感慨。
  看来,孩子真不能去惯,应该让他们知道父母的不容易,这样他才会独立起来。
  虽然我的孩子我们没有宠他什么,但对他的过分在乎或多或少影响了他个性的发展。
  这一直是我深感内疚和遗憾的事。
  红莲的菜地就在她住的楼房前面,以前我们来过。
  她种的菜长势很好,特别是那芥菜,都长到齐我腰了。
  这正是我喜欢她的一个原因,做什么事都特别用心,并且都做得很好。
  听孩子爸说她的公公婆婆一说到她都赞不绝口,娘家人就更不用说。
  虽然有些日子没见过她,但从那鲜嫩欲滴的菜里我仿佛看到了她那张灿烂的笑脸。

             四

  下班时,想到超市旁边的临时菜市场碰碰运气,看有没有我喜欢吃的蒲公英。
  转了一圈,只有一些白菜条、大蒜、莴笋什么的摆在地上。
  那个我买过她许多次蒲公英的大婶也不在。
  正在遗憾时,无意间见一位大姐正在一边守摊一边熟练地剥着花生。
  她剥花生并不是用指头,而是用一个竹夹子。
  只见她将一颗花生放在夹子中间,轻轻一夹,花生米就出来了。
  见我有些好奇,大姐将夹子递给我,我试了一下,还真方便。
  为了感谢她,我买了她一个黄瓜。
  现在正是菠萝上市的时候,街道上到处都是卖菠萝块的人。
  黄黄的菠萝块用竹签插着放在玻璃缸里,很吸引人。
  两元钱一块,也不算贵。
  不过我更喜欢看摊主削它时的样子。
  只见他用一把特制的小刀围着菠萝身子飞快地转圈。
  不一会儿,一条条好看的槽就出现了,然后,他再将那一个个针眼小心地挖掉。
  菠萝也是我爱吃的水果之一。
  以前,将它整颗买回家后,只能用菜刀去挖掉那些刺。
  忙了半天,还是会有一些刺挖不干净,既影响美观,还影响到了口味。
  一不小心吃到一根刺,嘴里会麻上半天。
  现在想吃菠萝时,只要将挑好了的递给摊主就行。
  保准几分钟后,一个光滑诱人的菠萝就会出现在眼前。
  或许这些事,对当事人来说很普通。
  而在其他人的眼里,却是惊喜,亦或是一种感动。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