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女人的世界

一路走来,我心永恒!

 
 
 
 
 

日志

 
 
关于我

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樟树市作协副主席,在有关报刊杂志上发表诗歌散文多篇。2004年以来已出版诗歌小说散文集《我哭泣的时候,太阳也在流泪》、诗集《饮着月光读你》、散文集《一地的温暖》和小小说集《午夜三点的鱼》。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毕竟 我也在慢慢老去  

2014-04-30 22:11:3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上午在办公室,突然一股浓浓的青草味从窗外飘来。
  探身往窗下一看,原来,是割草机在楼下修整草坪。
  但那机器发出的声音并不大,如果不认真倾听,还真感觉不到。
  儿时,在老家,隔壁二爷爷家养了一头大黄牛。
  这头大黄牛,承载着一家十多亩田地的耕作。
  二爷爷视它如命,从没对它动过粗。
  即使在春天,到处都是一片片绿茵茵的草,二爷爷还是会担心大黄牛吃不饱。
  每每干完一天的活回家时,都会带上一大捧鲜嫩的青草。
  所以,一闻到那青草味,我就知道二爷爷回家了。
  我和弟弟们都很喜欢二爷爷。
  二爷爷也很疼我们。
  二爷爷很爱捕鱼,而且做鱼的手艺也很好。
  那时,我们吃过不少他做的红烧鱼。
  而且,二爷爷也爱赶集。
  每每从集市回来,都会很给我们带几根油条亦或麻花,悄悄地塞给我们。
  因为,我母亲很反对我们吃这种油炸的东西,说容易上火。
  虽然二爷爷离开我们已有些年了,但我还是会不时想起他。
  有同事说那青草味很难闻,我却感觉到分外亲切。

            二

  明天开始放“五一”假,共三天。
  趁着假日,想回家看看孩子爷爷,顺便送只小狗过去。
  下午下班时,见地上正在玩耍的几只小狗,征得食堂吴师傅的同意,抱了一只上楼。
  反正明天一早要带走,不如让它陪自己一个晚上。
  几位邻居在一旁说要用肉饼汤和奶粉喂它。
  虽然没养过狗,但我知道他们是在与我开玩笑。
  小狗的母亲老黄狗默默地看着我,一声不吭。
  或许它知道我不会亏待它的小宝贝。
  一进家门,我就给它洗了一下脚,往地板上一放。
  然后,跑进厨房,做起蛋花来。
  趁热放了些白糖进去。
  忍不住喝了一口,真好吃。
  小狗在客厅里直往沙发底下钻,嘴里“汪汪”地叫着。
  好象很开心的样子。
  将蛋汤放凉后,放在小狗面前。
  它一点都不客气,“吧唧吧唧”吃了起来。
  只是在吃了一点后,又开始不停地叫了起来,声音较之前大了许多。
  楼下的老母狗也跟着叫了起来,我有些不知所措。
  孩子爸这时回来了,见状赶紧抱着小狗往楼下送。
  我这才明白过来,小狗与人一样,离开了母亲肯定会不习惯的。
  是我想得太简单了。
  
            三

  在母亲节来临之际,市文联准备以“母亲”为题材向全市征诗。
  看到这通知,有些恍惚。
  我是一位女儿,也是个母亲,我该以何种身份去构思呢?
  我的母亲,在我十三岁那年就离我远去了。
  虽然她陪我的时间不长,但她给予我的爱,足够我一辈子去回味,去咀嚼。
  正因为拥有了那永远的温暖,我的心里时刻充满阳光。
  但终究还是有一些遗憾,令自己有时倍感孤独。
  也就知道母亲这一角色对孩子一生是何等的重要。
  每每遇到一些同事的老母亲时,会忍不住迎了上去,甜甜地叫声“伯母”。
  好似面对的是自己的母亲一样。
  可是,我自己作为一个母亲,本就是在将母爱延续。
  所以,我提起笔来写的,应该是我的母亲。
  我知道三言两语无法道尽那份怀念之情,但我会将那份母爱播撒在需要她的地方。
  我想,这才是告慰九泉下母亲最好的方式。

             四

  一些年轻的朋友都在说着假期出去玩的事。
  十多年前的我,快到节假日之际,会兴奋好几天。
  就算不出市,也会邀上亲朋好友,趋车到附近走走,然后吃顿农家乐。
  现在呢,就想静静地呆在家里,做些好吃的,或什么也不做。
  孩子爸说:人不愿动了,就代表自己在变老。
  有同事说近几年来我深沉了许多。
  当自己也有所觉察时,竟没有任何惶恐感。
  好象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理所当然的事。
  上午,到酒店联系了父亲办七十大寿的酒席。
  另外,到蛋糕店预订了一个七层的蛋糕。
  父亲一直都不服老的,也不显老,六十岁时,我们想给他庆祝一下,他不同意。
  只是一家人一起吃一顿饭就算过了这个生日。
  十年后,当我们提出给他庆寿时,他只是犹豫了一下,点头答应了。
  也就是说,父亲真的老了,不再显得那么固执。
  在那一瞬间,以前与父亲的一些过节顿时烟消云散。
  毕竟,我也在慢慢老去。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