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女人的世界

一路走来,我心永恒!

 
 
 
 
 

日志

 
 
关于我

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樟树市作协副主席,在有关报刊杂志上发表诗歌散文多篇。2004年以来已出版诗歌小说散文集《我哭泣的时候,太阳也在流泪》、诗集《饮着月光读你》、散文集《一地的温暖》和小小说集《午夜三点的鱼》。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喜欢就好  

2014-06-10 21:47:0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或许因为在机关呆了太久的缘故,喜欢读一些与这种环境有关的文字。
  一直都对王跃文的小小说特别钟爱,那种犀利的文风我却总是有意在回避。
  那天,一位经常光顾我博客的朋友问我是不是老师。
  我说我在经济综合部门做公务员已二十多年了!对方却不相信。
  不管在哪种行业,都有令人不爽的方面。
  我给自己文字定的调就是尽量去描述工作环境之外的人或事。
  只有一个原因,唯恐有人对号入座,担心引起没必要的麻烦。
  所以,王跃文的这种敢想敢说敢做的性格也是我很欣赏的。
  几天前,读了他的一篇散文,具体标题有些记不清了。
  其间有段话,却印象很深。
  说的是几个朋友在一起喝酒聊天,有人提议将王跃文叫过来。
  立即就有人反对,说还是别叫他吧,一不小心,或许就会成为他小说里的人物了。
  我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
  有时,大家在一起聊得好好的,突然有人开玩笑似地说叫我别将他们写进小说里。
  接下来聊天的话题明显正规了不少。
  有些场面,有人会说我与他们在一起是在寻找素材。
  当然,这之后的氛围可想而知了。
  有时也在纳闷,文人有什么可怕的呢?是不是我们人内心本就有种本能的恐惧感呢?
  这种时候,我只是浅笑不语,并不去解释什么。
  再多的辩解,只会给人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错觉。
  因为文字对于我来说,只是一种放松自己的手段,我没必要去为自己找累。

              二

  有许多朋友说我是高产写手,特别有一位老领导曾形容过我写诗如猪婆下猪崽。
  虽然这话听来令人有些哭笑不得,但足可说明我写诗的速度是何等的快。
  虽然现在不写诗已有些年了,但其他体裁的文字我一直在玩着。
  因为持着将其只作为一种爱好的态度,所以投稿对于我来说并不是经常的行为。
  一位朋友很喜欢做菜,早点、西餐、中式菜肴样样在行。
  虽然她的工作有些忙,但工作时间很有规律。
  每到休息日,就是她在厨房里大显身手的时候。
  她的厨艺越来越精,家人被她照顾得健康幸福,朋友们呢,也喜欢往她家跑。
  同时喜欢上网的她经常会将美食照片再配些文字发到自己的个人空间。
  一年前,一位美食刊物出版社编辑找到了她,向她约稿。
  不用她出费用,但她必须包销一千本自己的书。
  她禁不住名与利的诱惑,答应了下来。
  很快,书就出来了。
  她,也开始为自己的书找读者。
  有近两个月,网上的文字和图片没有更新,我们到她家,也很少看见她的踪影。
  与她打电话,那边也总是一副忙得要命的语气。
  后来,虽然还会不时在个人空间读到她的只言片语,其间却好象少了什么似的。
  其间只有一个原因,她的书卖得并不理想。
  有些遗憾,曾经多么阳光的她却因为一份贪心失去了快乐。
  还有一位文友,曾想用文字养活自己。
  约稿的人很多,可对于稿件的质量都要求甚严。
  一个月虽有好几千元的收入,她却感觉到很累。
  后来,她还是给自己找了一份机关办公室的工作,将码文字作为点缀生活的爱好。
  人也因此美丽高雅了许多。
  正因为触到了美好之外的一些丑陋,也就明白心静最好。
  能拥有用文字说话这一爱好,也就找到了净化心灵的一条捷径。

             三

  年少时,很喜欢画画。
  感觉自己也有这方面的天赋。
  在美术课上,不论是临摹,还是出外写生,对于画面比例的把握,都很准。
  可因为条件有限,只好将其放弃了。
  几年前,在网上认识了一位大姐,她画的荷与梅很有灵性。
  因这,我与她成了忘年之交,她只比我父亲小两三岁,现在我们还有一些联系。
  听她说,她是在退休以后才开始学画的。
  当时,就令我有种学画的冲动。
  但后来发生了孩子爸生大病、孩子高考等一系列事,所以学画这事也就被耽搁下来了。
  不久前的一个早上,上班经过公园时,见一小伙子正在那里画里面的亭子。
  不觉停下了脚步,一看他的画,虽然不错,但我一下子就找到了其间存在的问题。
  忍不住对他说了,他有些惊奇地看着我。
  然后他认真地审视了一会,冲我竖起了大拇指。
  第二天早上,经过那里时,又见到了他。
  他已将我提出的问题整改了,整个画面清爽了许多。
  他看到我后,咧开嘴笑了,这次轮到我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这一幕又燃起了我想学画的那把火。
  我有一位表叔是学画画的,在中央美术学院进修过,二十多年来陆续教出了不少优秀学生。
  为了不令自己走弯路,改天我到他那取点经。
  将想学画的想法对孩子爸说,他叹了口气,说:你又开始变着花样玩钱了。
  为了取得他的支持,我赶紧表态以后少买些衣服。
  他笑着说他并不是不同意,只是不理解我怎么这么爱折腾。
  令自己过得真正充实起来,唯有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少一份遗憾,也就多了一份幸福。

            四

  为了丰富机关干部的业余生活,市文化局决定在每晚七点半免费举办各种舞蹈的培训。
  报名表发下来了,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未填自己的名字。
  其实,我很想学学那种欢快的广场舞,应该可以很好地放松自己。
  但看到那规定死了的时间段,还是打了退堂鼓。
  因为这段时间正是我散步的时候,也是我总结一天收获的时候。
  很享受那种静中有动的感觉。
  今天晚饭后,见天气不错,与孩子爸到对面的公园里散步。
  近两个月来,平常晚上我们都是在家附近二中跑道上快走。
  有许多支舞队如雨后春笋般在公园出现了,各种音乐夹杂在一起,听来很不舒服。
  有种想逃的感觉。
  只转了一圈,我提议还是到二中锻炼,孩子爸同意了。
  一踏进学校的大门,看着两旁教学楼那些灯火通明的教室,心,一下子就静了。
  原来,即使环境改变了自己很多,但骨子里,还是爱静。
  来到跑道上,刚转了半圈,遇到了在工作中时常有接触的一位走友。
  他问我已来了多久,我说刚从公园绕了一圈才转到这边的。
  正准备告诉他原因时,他笑着说,还是这边好,安静。
  看来,与我有相同感受的人还真多。
  我平常走得比他快,在与他告别后,我开始一边快走一边酝酿起待会要写的日记来。
  习习的晚风柔柔地吹在脸上,一种惬意感由然而生。
  想说的话也一同涌上了心头。
  是的,放松自己有许多种方式,静也好,闹也好,喜欢就好。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