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女人的世界

一路走来,我心永恒!

 
 
 
 
 

日志

 
 
关于我

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樟树市作协副主席,在有关报刊杂志上发表诗歌散文多篇。2004年以来已出版诗歌小说散文集《我哭泣的时候,太阳也在流泪》、诗集《饮着月光读你》、散文集《一地的温暖》和小小说集《午夜三点的鱼》。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又是一年端午节  

2014-06-02 10:47:3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今天我值班。
  将自己收拾完毕,准备去单位时,发现家里只剩下我一人。
  有些疑惑,一下宿舍大楼,定睛一看,院里那在忙着洗车的正是那父子俩。
  心里一下就被幸福填满了。
  人到中年,越来越感觉到日子的简单。
  就象这个端午节,早上,孩子爸突然想起没买艾叶和菖蒲。
  我们这的传统是这天一早要在家门口放这两样东西,用来驱邪除病。
  以前在这个节日里,我们都会象模象样地摆上一些。
  孩子爸问道:今天菜市场是否还有艾叶和菖蒲卖呢?
  我当即摇了摇头,安慰道:没事的,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在一起,比什么都好。
  自前年起,过春节时我们没再放过鞭炮。
  也是因为这种心境的缘故。
  孩子是昨天一早回家的,高高大大的他一进家门,家里就象洒进一束灿烂的阳光。 
  然后是我们马不停蹄地回老家,去看望孩子爷爷。
  近九十岁的老人家只是耳有些聋,但眼不花,牙齿也很好,精神抖擞的。
  还有孩子大伯夫妻俩,两人都六十多岁了,还在忙着做新房之事。
  他们虽然在城里买了复式楼,但还是喜欢在农村生活,这不,准备建两层楼房养老。
  我们也曾动过与他们合做房子的念头,只是因为老家离城里有些远,最终还是放弃了。
  不管是朋友,还是亲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唯有尊重,才会令自己真正轻松。  

            二

  每逢节日来临之际,就会将过去的时光轻轻想起。
  与端午节有关的快乐,更是被我收藏得整整齐齐,镶嵌在记忆最显眼处。
  与裙子的不解之缘就是开始于四十年前的那个端午节。
  远在南昌的大姨妈在节前给我捎来了一条绿底起粉红色荷花的百褶裙。
  母亲给我配了一件粉红色的上衣,我还清楚地记得领口边镶了一排白色狗牙状的装饰。
  那一天,我穿着它们别提有多开心,第二天,还舍不得换下来。
  在那一刻,对于裙子,我就有了一种莫名的憧憬。
  希望以后自己的衣橱里都是漂亮的裙子,每天都能成为不一样的风景。
  现在,这愿望还真实现了,长长短短的裙子一年四季都在伴随着我。
  五颜六色的蛋篓也是我心中挥不去的记忆。
  年少时,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鸡蛋对于我们这些孩子来说是很珍贵的食品。
  老人们喜欢在熟鸡蛋上染上红色,增添喜庆色彩。
  为了能保存好它们,当时,大人会用一种叫尼龙线的东西编结蛋篓。
  尼龙线有很多颜色,还有人用不同颜色的线交叉编织,很漂亮。
  我们这些孩子,也会学着编织,织好后,将熟鸡蛋放进去,提在手上,或挂在脖子间。
  记得有一次,因编织时粗心,忘记将蛋篓下面收口,将蛋放进时,一下子就掉到地上了。
  我的指标蛋全破了相,虽然还能吃,但还是因此影响了心情。
  现在,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蛋也成为饭桌上最普通不过的食物。
  也曾想编织一只蛋篓玩玩,可找遍了整条街,依然看不到它的踪影。
  昨晚,到那个开了有些年头的日杂店买冰糖。
  淡黄淡黄的冰糖,装在透明的玻璃瓶中,其他食品也是这样。
  这场景象极了小时候经常光顾的那些食品店,这也是我经常往这跑的主要原因。
  可一进店门,里面却大变样,货架上摆满的,都是陶瓷类的物品。
  忙问是怎么回事,新店主说这店在一个月前转租给他了。
  转身那刻,一种失落感顿时涌上心头。
            
            三

  每次我们一回老家,孩子爷爷很开心。
  近九十岁的老人不停地叫着我们的名字,然后进进出出地忙碌起来。
  拿出积攒起来的鸡蛋,还有花生米,大豆什么的,摆满了一桌子。
  还要我们去地里采栽他种植的辣椒和茄子。
  孩子大伯在一旁解释道:今年要老人家不要种菜,他不肯,说你们喜欢吃他地里的辣椒。
  去年夏天,我们经常会去光顾孩子爷爷地里,那里的辣椒大部分都被我们拿到了城里。
  最后那些红辣椒孩子爷爷也请人捎给了我们。
  我将其做成了辣椒酱,一直吃到了今年四月份。
  看着有些瘦小的老人,我的心里不觉深深感动。
  自去年春节后,我们差不多每个月都会回老家一趟,去陪陪老人家。
  在见证他慢慢变老的同时,也感觉到了他对我们的那份依赖。
  都说老人象孩子,一点都不错。
  昨晚,与我的父母在一起吃饭,也说到了这话题。
  父亲是一个很要强的人,即使近七十岁了,还是如此。
  在他表达他的观点时,我们不再会去与他争论,虽然我们保留自己的意见。
  家,本就是一个讲爱的地方。
  微笑着点头,并不是一种盲目的附合,而是对老人的爱护和尊重。
  只因为,我们也在慢慢老去。
  坐在我们身边的孩子,不久后也会成为现在的我们。 

        四

  又想说说与狗有关的事了。
  “五一”期间,孩子爸将院里刚生下不久的一只小狗抱回老家给孩子爷爷做伴。
  至昨天,恰好是一个月。
  想到这次到老家还能见到那只小狗,不觉更开心。
  大院里留下来的那两只小狗,现在和我们可亲呢!
  只要我们一进院门,它们就撒开小脚丫奔过来,舔我们的鞋尖,然后领着我们往回走。
  几天前孩子爸因事回了老家一趟,反馈回来的消息是那只小狗长势不错,也很机灵。
  这更激发了我想快点见到它的好奇心。
  我们的车在老家那棵大树下刚停下,透过车玻璃窗就见一个棕色的小身影跑了过来。
  孩子爸笑着说:这就是那只小狗。
  我一下车,它已到了跟前,一点都不怕生,伸出舌头就开始舔我的脚。
  我穿的是凉鞋,露脚趾的那种,它这猛然一亲近,我不觉往旁边躲了躲。
  它就开始朝孩子爸那边摇头摆尾了。
  然后,领着我们朝家方向走去,看着它,我有种错觉,仿佛回到大院里一样。
  孩子爷爷说这只小狗给他带来了不少欢乐,不论他走哪里,小狗都会跟着他。
  听孩子大伯说,嫁到离这不远的小侄女的小儿子,也很喜欢这只狗。
  昨天中午他也随他母亲过来了,一直都在与狗玩着。
  见他对狗那么喜爱,孩子爸说,下次待院里的老黄狗再生小狗尽量给他要一只。
  听到这消息,那个才七岁的孩子开心地吃了一大碗饭。
  小侄女笑着说:这孩子很久没吃这么多饭了。
  其他的人都笑了,我没有笑,想到自己无忧的童年,很为现在的孩子感到可怜。
  是谁夺去了他们这个年龄应有的快乐和纯真呢?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